热点新闻网

热点新闻网
温情的网络社区平台

男子欲轻生致电求捐器官 甘肃红会“电话救命”两人得救找个天使替我来爱你

  中新网兰州3月13日电 (记者 南如卓玛)“喂,找个天使替我来爱你是红十字会吗?我要捐献我的器官,我现在要跳楼,你们必须马上来取器官!”3月12日上午10时30分左右,甘肃省红十字会接待器官捐献者的工作人员刘江接到一通特殊电话,对方是来自甘肃定西市渭源县的一名24岁男生,因网贷索债压力称“活不下去”。当时,该男子已站在当地县医院的高楼上,致电甘肃省红十字会“速来取器官”。此后,刘江一直反复劝解、多方沟通,持续僵持近6个小时,最终该男子获救。

图为2018年12月刘江通过电话多方沟通最终获救的男子事后发来的感谢短信。 钟欣 摄

图为2018年12月刘江通过电话多方沟通最终获救的男子事后发来的感谢短信。 钟欣 摄

  这是近三个月内刘江第二次“电话救命”。此前2018年12月底,一名来自甘肃天水的中年男子,因家庭矛盾准备喝农药自杀,刘江反复劝说、并联系当地红十字会工作人员和警方,通过手机信号锁定,最终找到该男子。事后,刘江收到感谢短信:“谢谢你,今天差一点走了,你今天救的不是我一个人,而是一家人”。

  “没有什么坎是过不去的,你一个准备自杀的人,在自杀之前给我们打电话要捐献器官、想着去救别人,你本身就是善良的人。你看今天,我们省市县红会工作人员、县里警察,这么多陌生人都能给你关爱和帮助,何况家人呢,更不会放弃你……”12日傍晚,刘江再次拨通定西男孩电话,耐心疏导。电话里,男孩一直在哭,最后说“不会再干傻事了,已经和父亲回家。”

  一整天,办公桌旁守着座机电话的刘江,终于起身长舒一口气。“我也很紧张,生怕自己说错什么话,万一孩子情绪激动做出什么极端事来。”6个多小时没有离开座位的刘江,午饭吃的是同事从食堂打来的四个包子。

  “最开始,男孩说要捐器官,我就给他讲捐献器官流程和一些常识,后来他突然问起能否活体捐献,然后哭起来了,我就觉得不对劲。”刘江13日接受中新网记者采访时说,他意识到男孩情绪激动,劝说已经无法稳定情绪。得知他已站在高楼上,为了拖延时间,等待救援人员来到,刘江谎称“可以捐献器官,只是需要填写一个当地警方和红十字会盖章的表格”。

  随后,刘江报警,并联系当地红十字会志愿者,联系该男生。同样,经刘江多方沟通细节后,众人以同一个填表格为名的“善意的谎言”找到了该男生。期间,刘江一直以“志愿者的孩子刚刚放学,接完孩子马上回单位拿上表格就来给你,稍等一下下,她很快就来,请你理解一下,她孩子还小……”等这样的方式,和男孩保持电话沟通。

  “每个人都有遇到困难的时候,这个时候往往周围的人能够给他一点温暖,让他觉得世界不那么冷漠,有人拉一把,那个劲儿缓过来之后,(轻生)想法也就过了。”刘江说,自己的工作环境中,每天都遇到很多人来捐献遗体、捐献器官、捐献干细胞,为了挽救他人而奉献大爱。

  “如果自己多一份努力、多一点耐心,不放弃一丝一毫,也许这个生命就能挽救回来,这既是职责所在,也是被工作中常常看到的有大爱之人潜移默化的感染”。刘江说,何况一个准备轻生的人还能想着救别人,那我们更应该帮助这个人,虽然我们离他隔得远,但是我们去做能做的一切事情,去保护好这个生命。

  甘肃省红十字会组宣处处长姚育东说,像刘江这样的年轻工作者,接到这样一通电话后执着的坚持,一直到那个人放弃轻生的念头,通过打电话、发微信、发短信,苦口婆心地劝说,这是对生命的尊重。“他们为什么能做到这样?是因为常常看到大爱之人,比如白发苍苍的老人推着轮椅来捐献自己的器官、遗体,这些捐献者都是在自己的生命逝去的那一刻,去救别人,这种大爱精神感染了我们。”他说。(完)

分享: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