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点新闻网

热点新闻网
温情的网络社区平台

冰雪运动“下江南”,滑雪已成南方春节“新民俗”白斑黑石鵖

  冰雪运动“下江南”,滑雪已成南方春节“新民俗”

▲滑雪爱好者在神农架国际滑雪场滑雪。  本报记者肖艺九摄

  本报记者杨依军、李劲峰、李思远
  南方地区一直是我国雪上运动的“空白薄弱区”,但“三亿人上冰雪”,人口密集的南方地区不可或缺。2022年北京冬奥日益临近,“冰雪下江南”普及推广进展如何?
  位于“华中屋脊”的湖北神农架国际滑雪场,一度是“中国最南端的滑雪场”。建成运营15年来,从最初的不温不火,到现在接待量井喷,成为“观察南方雪上运动发展”的窗口。

“北雪南展”现支点效应

  刚刚过去的春节,神农架国际滑雪场人头攒动,前来滑雪的游客、家庭络绎不绝。很多游客携家带口,与亲朋好友一块在滑雪场上跌跌撞撞,满头大汗,代替在餐桌上吃喝、牌桌上聚会。
  仅春节七天假期,这个滑雪场就接待游客2.2万人,综合收入近600万元。“截至2月上旬,今年雪季累计接待游客超过9万人,同比增长近50%。”这个游客接待量,让神农架国际滑雪场副总经理颜青喜不自禁。
  当前滑雪已成为南方地区春节的“新民俗”,但过去很长时间内,长江以南区域一直都是滑雪运动的“空白区”。
  “过去滑雪,没有谁会选择在南方滑。”神农架国际滑雪场副总经理韩先兵说,相对于北方地区雪期长、雪质好、传统久,南方地区冬季气温相对高,“有的地方一年到头都看不到雪”。
  地处秦巴山脉最东端的神农架,与武陵山脉在长江三峡隔江相望,是长江与汉水的分水岭。神农架与百慕大三角、埃及金字塔、撒哈拉大沙漠,同处北纬31°带,森林茂密、生物多样。这里平均海拔1700米,最高峰超过3100米。
  2004年,神农架林区响应国家体育总局“北雪南展”战略,在林区海拔2380米的牛场坪建起国际滑雪场。这个滑雪场由中国滑雪协会选址,专业人士设计,打造成冰雪运动向南方拓展的支点。
  “作为南方地区首个滑雪场,神农架国际滑雪场很长一段时间内,都是中国最南端的雪场。”神农架旅游委市场科科长刘军介绍。
  刚开始时,这个滑雪场主要定位为旅游产业配套,发展不温不火,年接待人数不足1万人。后来,雪场转由湖北鄂旅投公司运营,雪场面积拓宽增加到15万平方米,并建起了两条高级道。
  “北京成功申办2022年冬奥会,带动冰雪运动在南方地区风靡,滑雪爱好者数量呈现井喷式增长。”韩先兵说,到2016年,雪场一个雪季接待游客数量直接突破15万人,“这个接待量在北方很不起眼,可在南方就是‘天量’”。
  2018年底,“中国青少年滑雪大奖赛”南方赛区站在神农架国际滑雪场举办,这也是神农架地区首次承办国家级赛事,有来自全国各地的近百名青少年选手参加。来自大连林海滑雪俱乐部的9岁选手杨鹏宇,在母亲陪同下参加高山滑雪项目。他说:“南方也有这样的成熟雪场,太出人意料了。”
  “作为北雪南展的重要支点,以国际滑雪场为代表的神农架,是中国冰雪运动在南方拓展、推广的发起者、见证者和推动者。”湖北省体育局极限冬季运动管理中心筹备工作组组长王煦说。

“气温高”反凸显比较优势

  相对于北方冰雪运动的天然优势,在神农架国际滑雪场负责人看来,南方雪上运动发展、场地运营两方面比较优势明显。
  一方面,南方地区冬季气温相对较高,雪期较短需要大量人工造雪,每年雪季从12月中旬,最多持续至来年3月中旬。但相对较高的气温反而有利于滑雪。比如,北方滑雪都是在零下10摄氏度到零下20摄氏度,必须穿得厚厚的,舒展不开,南方地区就截然不同。
  “我们订的雪服都和北方不一样,北方要加厚的,我们要超薄的,只要防风防水就行。”韩先兵说,南方滑雪场白天气温在5摄氏度左右,滑雪舒适度非常好,非常适合技巧性培训,“很多冰雪运动国家级裁判来雪场看后都表示,这种气温条件非常有利于选手发挥。”
  另一方面,区位优势有利于冰雪运动推广。南方地区经济相对发达,人口密度大,而且很多南方居民甚至一生都没见过雪,赏雪、滑雪积极性高,市场潜力大。目前,神农架众多滑雪场,客源除来自湖北本地外,更多是来自珠三角、港澳、甚至越南等地。
  神农架林区文体新广局局长刘生策说,过去神农架交通不便,现在机场开通后,从广东等地坐飞机到神农架,交通、食宿、门票等综合开支,要比远赴东北、西北雪场大幅节省,“而且神农架高铁、高速很快开通,这将更加便于游客往来”。
  随着滑雪游客大量涌入,滑雪经济已成为地方经济发展的重要支撑。过去神农架一到冬季,大雪封山、草木凋零。在夏季热闹的景区变得清冷,酒店纷纷闭门歇业。现在冰雪经济填补了神农架冬季旅游的空白,酒店房间天天爆满。
  近年来,随着南方地区冰雪运动蓬勃发展,神农架林区也陆续建起另外4座雪场。加上周边地区十多座雪场投入运营或正在建设,滑雪游客被大量分流,门票价格也一再下调。国际滑雪场游客接待量也出现下滑趋势,2017年雪季总接待量一度不足10万人次。
  周边雪场增加,游客数量分流,韩先兵对此却并不觉得是“坏事”。“冰雪运动魅力特别大。”韩先兵说,滑雪只要入门了就会形成习惯,滑完初级道,就上中级道,再到高级道,南方地区雪场滑遍了,就去北方雪场,甚至去日本、瑞士等地不断尝试,不断挑战。
  “我们的雪场无论是雪道设计,还是雪质雪期,都是南方地区最好的。”韩先兵认为,很多游客在中小型雪场完成入门后,就自然会集中到高水平雪场中来,“现在一到12月份,很多滑雪爱好者就来打听我们的高级道开通时间。”

软硬件提档升级仍面临挑战

  面对日渐庞大的滑雪游客群体,滑雪场安全管理与事故免责机制,成为最困扰神农架国际滑雪场的难题。
  “滑雪运动本身就是一项高危运动,加上很多入门爱好者日常运动量不够,骨骼比较脆,一摔就容易受伤出事。”韩先兵说,虽然各类规范不少,但运营雪场与受伤游客之间责任划分,一直没能理清楚。
  曾有一位游客在雪场摔伤,认为保险赔付金额无法为其报销进口药品与器械费用,要求雪场赔付30万元被拒绝,类似纠纷不断。韩先兵说,严格意义上,只要雪道长度、雪质厚度、蓬松度和相关设备符合国家规范,雪场就能免责,“但实际操作中却无法做到”。
  尽管很多滑雪场已购买场地意外险,但出现游客受伤情况,仍无法做到完全赔付。需要游客自购部分意外险,才能实现意外受伤赔付全覆盖。游客意外险只能自愿购买,不能包含在门票中,购买率一直偏低。
  韩先兵介绍说,有段时间滑雪场在门票不涨价的情况下,试着在门票中统一为游客购置意外险,提高保险赔付额,“在告知游客门票中包括意外保险时就出问题了,我们被告到物价部门,说属于捆绑销售,这让雪场觉得很冤枉。”
  提升南方冰雪运动的专业化、吸引力,关键还得对雪场完善软硬件提档升级。神农架国际滑雪场下一步也希望借助现有基础拓展空间,比如新建高标准冰雪运动训练场,增加酒店游客接待量,建设国家队训练基地,打造冰雪小镇等。
  一些南方雪场经营者呼吁,国家对滑雪场这类推广冰雪运动、促进全民健身的基础设施建设,应与普通商业项目政策有所区分,在不破坏生态、不影响环境的前提下,对用地审批、税收优惠、用水用电等方面给予支持。
  “在滑雪热潮带动、引导政策支撑下,三亿人上冰雪,南方地区必将大有可为。”韩先兵说。
分享: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