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点新闻网

热点新闻网
温情的网络社区平台

广西第一代女火车司机聚首 话往昔叹铁路发展快一个关于滑竿的故事

  中新网柳州3月7日电 题:广西第一代女火车司机聚首 话往昔叹铁路发展快

  作者 朱柳融

  “电子屏幕线路显示清晰,一个关于滑竿的故事还会自动刹车,比我们内燃机时代进步太多了。”3月7日,广西第一代女火车司机之一朱志莲在柳州机务段体验电力机车、动车模拟驾驶时感叹道,“中国铁路发展真快”。

广西第一代女火车司机在体验电力机车模拟驾驶。 朱柳融 摄

广西第一代女火车司机在体验电力机车模拟驾驶。 朱柳融 摄

  在人们印象中,火车司机大多是男性。而早在1977年,朱志莲和10名柳州铁路司机学校的同学,毕业后进入原金城江机务段,成立女子“三八”包乘组,成为广西第一代女火车司机。

  “三八”妇女节前夕,她们当中的10人在柳州机务段聚首,有的已头发花白,有的已成为孩子的奶奶。回想起当司机的岁月,53岁的朱志莲眼睛闪着光,笑着介绍:“真是一段特别难忘的时光。”

广西第一代女火车司机朱志莲在体验电力机车模拟驾驶。 朱柳融 摄

广西第一代女火车司机朱志莲在体验电力机车模拟驾驶。 朱柳融 摄

  当时她们驾驶的是东风型内燃机车,和男司机一样,先到检修车间实习3个月,再进行乘车培训。朱志莲回忆道,学规章、练给油、画电路、钻地沟,在机车里摸爬滚打,“觉得很新鲜,很有干劲”。

  当了半年实习副司机后,整个女子“三八”包乘组成功考取副司机证,两两一组轮流跟着火车司机负责金城江至柳州区段。内燃机车驾驶室环境,让朱志莲印象深刻。

资料图:女子“三八”包乘组成员进行岗前培训。 柳州机务段供图 摄

资料图:女子“三八”包乘组成员进行岗前培训。 柳州机务段供图 摄

  “当时驾驶室没有空调,一到夏天如同火烤,发动机轰鸣噪音也大。”朱志莲回忆道,那时地图都在心里,有几个弯、几个坡,坡度大小多少,记得清清楚楚。

  虽然内燃机车时速可达120公里,但因是单线铁路,100多公里的距离开开停停,从金城江到柳州需要六七个小时。

  因此,她们上车都会带上腰形铝饭盒,才能饱餐一顿。54岁的练素丽至今仍记得,火车上吃饭不易。

  有一次,练素丽的机班检查发现示功阀垫漏,因漏泄量较大,冷却水箱没水。处理完故障,练素丽和同事拿着大水桶,到停站旁的水渠里,肩挑手抬,像蚂蚁搬家那样传递了几十桶水,从车顶灌到水箱里,直至水位超过允许开车的水表刻度。

  “整整在车上待了13个半小时,只吃了一顿饭,到站后脚都打飘。”练素丽回忆道,但不怕苦、不怕累的精神让男同志都佩服。

  在那个年代,火车司机不光要开车,到达目的后,还要进行机车检查、擦车、保养等工作。“内燃机车上几百个部件,上千个电路接点,必须全部记住。”练素丽表示,大家都像爱护家一样,爱护机车。

  1979年1月9日,从机车使用、交路安排等方面因素综合考虑,铁路部门决定取消女子“三八”包乘组。

  “当时大家都觉得很突然,虽然难过也得接受。”练素丽表示,只拿到副司机证,没拿到火车司机证,“一直是我的遗憾”。

资料图:女子“三八”包乘组成员在火车上合影。 柳州机务段供图 摄

资料图:女子“三八”包乘组成员在火车上合影。 柳州机务段供图 摄

  女子“三八”包乘组取消后,她们又活跃在铁路的不同岗位上,此后广西再未出现女火车司机。如今40年过去,内燃机车也逐渐退出历史舞台,曾经的女火车司机们仍感受着中国铁路的快速发展。

  “那时回家坐绿皮车,又挤又慢,现在出行都是坐动车,又快又平稳。”朱志莲表示,今天姐妹们聚在一起,还在动车模拟驾驶室当了一次“动车司机”,很开心。(完)

分享: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