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点新闻网

热点新闻网
温情的网络社区平台

一桥飞架,天堑变通途海岛出行说走就走美女箭术杀妖

  从金塘到定海,美女箭术杀妖乘船要一小时,而走跨海大桥只要半个多小时
  一桥飞架,天堑变通途海岛出行说走就走

  天堑变通途,跨海大桥为舟山发展插上翅膀。

  对于世代以舟楫与大陆相往来的舟山人来说,舟山跨海大桥是一条重要纽带。从此,天堑变通途,舟山正式从海岛时代进入大桥时代。

  今年67岁的姚建康是金塘岛上的一名老船员,自从跨海大桥通车以后,姚建康就办理了退休手续,结束了他30多年的船员生涯。

  如今的姚建康,还会常常到他工作过的码头走走看看,偶尔也在那里抓点小鱼小虾,昔日热闹的码头渐渐安静了,眼前的跨海大桥却日渐繁忙。

  没有跨海大桥的岁月

  客船就是海岛“水上120”

  姚建康从27岁开始跑船,从最早的渔船、货船再到后来金塘至定海的客船,一跑就是30多年,一直跑到了退休。

  过去金塘岛上的居民如果想要去往舟山本岛,轮渡是唯一的交通工具。客船容易受到大雾、风浪等恶劣天气影响,延迟是常有的事,特别到了台风季节,岛上居民的出行计划常常会被打乱。逢年过节,客船常常爆满,甚至一票难求,场面就跟“春运”一样。对于岛上的居民来说,出行很不方便。

  金塘岛常驻人口4万多人,过去医疗条件有限,一旦遇到突发的重症病人,就必须送到舟山本岛抢救。“最早的时候没有电话,轮渡公司的人会直接跑来家里敲门,不管是什么时候来喊,我们就必须马上开船。”在没有跨海大桥的岁月里,客船就是抢救生命的“水上120”。在姚建康的记忆里,送医最多的就是遇到难产的孕妇和工厂里受伤的工人。“有一年12月,天气特别冷,凌晨一点多的时候,有人来我们家敲门,说赶紧起来,有孕妇难产了,马上到码头开船。我直接就披上大衣,骑着自行车赶去码头了,后来孕妇在船上一直大声喊疼,说真的,半夜里听着这样的嘶喊让人揪心。”

  姚建康说,那时候船是唯一交通工具,“我还真想过,要是能够在大海上建起一座桥就好了,可以把金塘和舟山连接起来,这样这些孕妇可以少受多少痛苦。”

  跨海大桥通车后

  岛上居民终于能“说走就走”

  起初,听到跨海大桥将要开建的消息时,姚建康和朋友们都觉得不现实,“在这么一个大海上造桥,当时我们真的是想都不敢想。”

  当消息被最终确认后,船员们的心情也稍稍有些复杂,一方面觉得开心,另一方面,也有一丝隐隐的忧虑,桥造好了,是不是意味着自己就要失业了呢?

  姚建康永远不会忘记,2009年底,舟山跨海大桥全线开通的那一天。第一天老百姓因为陌生,还是选择了乘船出门,船上的客人还是满员的,但是到了第二天,船上就只剩下4个乘客。姚建康心中难免有些“失落”,“客船从金塘到定海单趟差不多要一小时,而从跨海大桥走差不多只要半个多小时。”姚建康回忆。

  很快,往返金塘和定海的班船就停运了,姚建康他们,有的改去开其他的班船,有的退休。退休后的姚建康也闲不住,因为动手能力强,如今他在一家光伏电站做技术工作。有空的时候,他也会去曾经工作过的老码头看看。

  随着时间的流逝,过去的码头已经慢慢荒芜,只剩下了姚建康对往昔的回忆,而在码头上的跨海大桥,车辆川流不息。

  “大桥开通以来,我们金塘发展多快啊,想想真是高兴,现在我们外出、上学、看病、工作,都太方便了,我的儿子女儿都在定海工作生活,现在也是说来就来,想什么时候走就什么时候走。”看着眼前一直延伸到海另一头的跨海大桥,这位老船员的眼里满是欣喜。

詹程开

詹程开

分享:

评论